首页 书画 工艺 梨园 非遗 佛教 公益 图片 专栏 全国

书法

旗下栏目: 书法 绘画 篆刻 热议

【人物篇】启功:书法大家动乱的一生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26
摘要:启功,字元白,也作元伯,号苑北居士,满族,雍正皇帝的第九代孙。他是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鉴定家、红学家、诗人,国学大师。在启功一生众多的成就中,最广为世人所知的当然是他的书法作品,他的书法被称为启体,无论是条幅、册页、

启功,字元白,也作元伯,号苑北居士,满族,雍正皇帝的第九代孙。他是中国当代著名书画家、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鉴定家、红学家、诗人,国学大师。在启功一生众多的成就中,最广为世人所知的当然是他的书法作品,他的书法被称为“启体”,无论是条幅、册页、屏联,均能给观赏者展现出优美的韵律和深远的意境,正因为如此,启功的书法被书法界誉为“不仅是书家之书,更是学者之书、诗人之书”。

独创“启”姓

启功先生全名为爱新觉罗•启功。但他在所有的书画、著作、文章和书信中,从未用过“爱新觉罗”。对于这一点,启功先生曾自述缘由:“我既然叫启功,当然就是姓启名功。有的人说您不是姓爱新觉罗吗?现在很多爱新氏非常夸耀自己的姓,也希望别人称他姓爱新觉罗;别人也愿意这样称他,觉得这是对他的一种恭维。这实际很无聊。事实证明,爱新觉罗如果真的能作为一个姓,它的辱也罢,荣也罢,完全要听政治的摆布,这还有什么好夸耀的呢?何必还抱着它津津乐道呢?这是我从感情上不愿以爱新觉罗为姓的原因。”

启功先生的先祖是雍正之子,乾隆之弟。但是到其高祖父这一代,因不是正室生的嫡系长子而列入旁支,从而跟着出身侧室的母亲搬出王府。后来家道中落,为谋职求生,赡养老母与姑姑,不再受人资助,启功便隐去皇室姓氏,独创“启”姓。

学之大成者

启功不满周岁时,父亲便离世。但基于家学渊源,在祖父及其门生的刻意指点和悉心培养后,中学毕业的启功便在古典诗词和经史辞章上脱颖而出了。后经曾祖父的老世交傅增湘先生的举荐,启功先生得以结识辅仁大学校长陈垣先生。陈校长对他的评价是“写、作俱佳”,并三次力荐启功进入辅仁大学。抗战争胜利后,先生在辅仁大学晋升为副教授,先后教授过“国文”、“中国文学史”、“中国美术史”、“历代韵文选”、“历代散文选”等课程。由于他学识渊博,讲授得法深受学生爱戴,并被北京大学聘为兼职副教授,讲授“美术史”。 1952年,全国高等院校进行院系调整,辅仁大学与北京师范大学合并,启功先生到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讲授“中国古典文学”。1982年,他创立了北京师范大学古典文献学专业硕士点。

题诗内容

日月星辰和四时,堂皇冠冕帝王辞。

穷兵黩武求仙死,身后谁吟一句诗。

启功与恩师陈垣先生

书画之大成者

启功先生扬名在外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其书法功底的深厚。先生高度的书法成就既来自他的才分,更来自他的勤奋。他临习了大量碑帖,尤以临习赵孟頫、董其昌、柳公权、欧阳詢、智永等最勤,积淀了深厚的功力,并结合自己的审美情趣,最终独树一帜,成为大家。他的书法作品,无论条幅、册页、屏联,都能表现出优美的韵律和深远的意境,内紧外放的结体,遒劲俊雅的笔画,布局严谨的章法,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高超水准,形成一家之风,被人们奉为“启体”。书法界评论他的书法作品为:“不仅是书家之书,更是学者之书,诗人之书,它渊雅而具古韵,饶有书卷气息;它隽永而兼洒脱,使观赏者觉得余味无穷,因为这是从学问中来,从诗境中来的结果”。

启功先生还是一位成名已久的画家。他从小受祖父的熏陶,酷爱绘画。最初拜贾羲民先生为师学画,贾老师不但画得一手典型的文人画,而且对书画鉴赏也极有素养,使启先生在绘画和鉴赏两方面都受到很好的教育。后来贾老师又主动把启先生介绍给著名的“内行画”画家吴镜汀先生。启先生随吴老师学画,也不完全拘于老师的套路,最终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构图严谨,手法生动,色彩鲜明,韵味悠长,尤擅长山水竹石,极富传统文人画的意趣。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他的作品已在画坛崭露头角,他也曾作画卖钱,以贴补生活,以至不少佳作流入社会,而于五十年代达到艺术高峰。专家评论他的画最突出的特点是:“以画内之境求画外之情,画境新奇,境界开阔,不矫揉造作,取法自然,耐人寻味”。

幽默老顽童

虽然从小未有父亲陪伴,生活清苦,还经受过文革的劫难,但启功先生天生乐观豁达,淡泊名利,对许多事情都以幽默的态度置之,留下了不少逸闻趣事。

央视有专栏节目《东方之子》,专门介绍社会名流,自然想到采访启功。最初,与先生联系时即云:“我们这个栏目档次高,采访的都是知名的专家学者社会精英,故名《东方之子》”,老先生听罢应声回答:“我不够你们的档次,我最多是个东方之孙”,拒绝了。《东方之子》仍不死心,通过启功众多同事好友游说,1994年底先生终于同意央视东方时空来寓所采访。采访组一上来就列举众多头衔,先生一句话轻轻拨开众多桂冠:“这叫此地无砂,红土为贵”。

一位空军高级将领派秘书前来求字,秘书开门见山摆明来头说明背景提明要求,大有旋风直升机空降而来之势。启功先生正儿八经问那空军将领秘书:“我要不写,你们会不会派飞机来炸我?”秘书听得眼睛一愣一愣,摸不着头脑,连忙说:“哪里,哪里”,先生接着说::“那好,那就不写了”,一时间拒之于千里。

包办婚姻,却得一世知己

“我叫启功,字元白,也作元伯,是满族人,属正蓝旗。我的老伴儿叫章宝琛,比我大两岁,也是满族人,我习惯地叫她姐姐。” 启功先生心中有一位永远难忘的人,便是他患难与共的老妻章宝琛。

启功先生与妻子、母亲、姑姑

启功先生的婚姻不仅要遵“母命”,还要按清代传统只在旗人内部论亲。他21岁时中学毕业,正忙于四处求职,在母亲的包办下,便与从未见过面的章宝琛成婚了。章宝琛不通文墨,而且是带着小弟弟一起出嫁。自她嫁给启功,除操持大小家务外,还要一人照顾先生的老母与姑姑两位老人,但一直任劳任怨,从不让启功为家事操心。这位虽无多大文墨却具备一身传统女性美德的妻子终得启功先生的爱惜与敬佩。在先生母亲病逝时,他于悲恸中顿悟了妻子为这个家庭日夜操持的功劳,竟忍不住双膝跪下一拜,叩谢贤妻的情深义重。

整风反右运动中,启功先生被划为右派,但妻子章宝琛不惜卖掉首饰,换钱给启功买书用,鼓励他不辍书画。 “文革”年月启功被拘留审查,也因为老妻章宝琛的见识与胆量,使得启功所有的字画书稿得以完整保存。妻子临终前调笑说:“如果我先死,你一定会在大家的撮合下再找个老伴儿。”而启功却坚持自己绝对不会,为此两人决定打赌。

1975年妻子去世之后,有很多的朋友、熟人、亲戚都希望能给启功再找个老伴。但每次都被启功婉言谢绝,为表达自己不会再找老伴的决心,启功干脆把家里的双人床撤去,取而代之以一张单人床。后来,身体状况日下的他还专门为此作了一篇小文,名曰:《打赌歌》。文中,他这样写道:“郑重宣称前赌今赢足使老妻亲笔勾销当年自诩铁固山坚的军令状。”

启功生前在自己口述这段历史时这样说:“她撒手人寰后,我经常彻夜难眠。但我宁愿一个人,也许正应了元稹的两句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就这样我孤单一人生活到现在。”


                                                                                                                                                                 中华文化传承基金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书画 | 工艺 | 梨园 | 非遗 | 佛教 | 公益 | 图片 | 专栏 | 全国

Copyright © 2015 中华文化传承基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中华文化传承基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