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书画 工艺 梨园 非遗 收藏 公益 图片 专栏 全国

年画

旗下栏目: 唐卡 皮影 烟壶 年画

楚式漆器:大胆创新进入现代生活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8-12
摘要:在张跃平看来,生漆的光泽内敛而含蓄,漆的颜色并不是漆黑一片的,而是一种接近黑色的深棕色。这种光泽涂在木材的表面上,会形成一层薄薄的膜,这层膜不仅有防腐效果,更可以使木材表面通透圆润。 张跃平说,这与东方人的审美情结有关。就像中国的古人都喜欢

  在张跃平看来,生漆的光泽内敛而含蓄,“漆的颜色并不是‘漆黑一片’的,而是一种接近黑色的深棕色。”这种光泽涂在木材的表面上,会形成一层薄薄的膜,这层膜不仅有防腐效果,更可以使木材表面通透圆润。

  张跃平说,这与东方人的审美情结有关。就像中国的古人都喜欢玉一样,“因为玉的光泽含蓄而不张扬,有君子风范,而不像西方钻石散发那种刚强的光芒。”

  张跃平非常喜欢这种内敛的,可以结成膜状结构的涂料,他甚至认为,漆与中国古代文化遗存的墨、瓷一样,是中国文化源远流长的一个重要载体。

  “只是相比于墨、瓷,漆的原料更难获得,制作成本更加昂贵。”张跃平说,这也导致漆器、漆画的发展最终被水墨与瓷器取代。

  仅从生活用品而言,无论是从造价、工艺难易、原料的充足与获取方面,瓷器取代漆器都是大势所趋。不过,漆器并没有在近代历史中退出影响。

  张跃平说,18世纪后,中国漆器开始传入欧洲,迅速得到西方人的青睐,而近当代以来东方输出漆器文化的主要源头在日本,但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开始到中国寻找这种古老涂料的来源与历史。

  现状与难题

  恩施的生漆原产地难以为继

  虽然,漆作为绘画、制作生活用品的涂料,在中国已经至少存在了7000年,但现代的漆器艺术、市场让人担忧。“接触并了解漆的人只在少数。”张跃平说。

  漆是什么?漆是一种从树干中流淌出的液体,可以结成膜,保护木材遭受腐蚀,也正是中国古代的先民,这一无意间的偶然发现,催生出了近7000年的漆的运用历史。

  这里有精美的漆器,也有耐人寻味的绘画,曾侯乙墓棺椁外层的漆画,马王堆汉墓漆画中的宇宙星辰,这些埋藏千年,而又保存完好的绘画,渗透着古人对生命的原始理解。“古朴而具有生命力的”。

  而对生漆来源地的保护,张跃平说,现在做得还远远不够。“恩施利川‘坝漆’曾经是享誉国内外的著名生漆产地,但现在生漆的产量却连年下跌。”

  谈到“坝漆”,张跃平感慨“坝漆”的命运不济。虽然没有去过原产地,张跃平创作用的生漆都是来自恩施,他曾与漆画艺术家呼吁政府加大力度保护“坝漆”原产地的漆树种植,但目前,维持“坝漆”现状似乎都很困难。

  “割漆是件艰苦的事情。”张跃平说,“百里千刀一斤漆”,这也导致生漆的价格很昂贵。堪称艺术创作中最贵的原材,昂贵的材料也阻挡了大部分艺术从业者。

  人们缺乏对这一古老涂料与文化载体的认识,即使是接受美术教育的艺术家也是。张跃平说,现代纳入漆器、漆画发展史的艺术高校仍在少数,而作为选修课,学生对漆器、漆画的认识,也很浅薄。

  张跃平很尊敬邹传志的楚国漆器传承作坊,认为邹的作坊应该受到保护,但复制本身与艺术创作相悖,张跃平鼓励邹传志能够在漆器的艺术中创新,制作出别具一格的,带有现代生活气息的漆器用品。

  张跃平认为邹传志楚式漆器作坊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手工艺生产周期长的问题,而仅仅是在复制几千年前的生活用品,显然与现代生活脱节。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书画 | 工艺 | 梨园 | 非遗 | 收藏 | 公益 | 图片 | 专栏 | 全国

Copyright © 2015 新闻资讯门户站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技术支持:中华文化传承基金

电脑版 | 移动版